山口百惠的愛情故事,嫁對了人才是圓滿的婚姻

山口百惠的愛情故事,嫁對了人才是圓滿的婚姻

「辭職」這句話的重量
我的一生有過7次轉機。在我28歲的時候迎來了最大的轉機,就是結婚。

當時正是妻子山口百惠如日中天的年代。無論是唱歌還是演戲,她的才能都在全面綻放,對她的輝煌前程,誰都堅信不疑。

22歲的時候,因為拍攝電視廣告,我第一次見到了妻子。

後來,我們一直被稱為「黃金搭檔」,一起拍電視連續劇、電影、廣告…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我們都在一起。後來有人問我:「你在什麼時候產生了戀愛的感覺?」這個問題真讓我困惑,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相愛發生在何時。

「這樣的關係再繼續下去的話,那就結婚吧!」什麼時候對她說的這句話,我已記不起來了。她回答我說:「要是結婚,我就不工作了。」當她跟我說婚後要退出演藝界時,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因為「山口百惠」的意義是巨大的,對事務所來說,她就是個「聚寶盆」;而對影迷來說,她是他們的「女神」。

然而,她回歸家庭的決心很堅定。

「我要辭去工作,當你的太太!」這話對一個男人來說,是很重的。為了這個還沒有三十而立的男人,她放棄已經擁有的一切,把自己的人生全部奉獻出來,託付給我。哪怕是再遲鈍的男人也會明白這樣的重任。

經過再三考慮,我得出的結論非常簡單:「好!我明白了。」

33年前的11月19日,我們在赤坂的教堂舉辦了婚禮。我28歲,她21歲。我意識到,從這天開始,家庭責任我要全部承擔起來。

「我不出軌」的承諾
結婚後,為了兩人能和睦相處,我做出了3個決定:第一,51歲開始戒煙;第二,在生活上不投機取巧;第三,不出軌。

不出軌是為了妻子,這是我的原則。當然,看見妻子以外的女性,有時也會覺得對方是個有魅力的女人,但絕對不出軌,這是我心靈深處的決定,我一生都將遵守這一原則。

結婚後,我們很快就搬到了位於高輪的公寓,岳母也跟我們住在一起。在同一座公寓大樓里,我買下了與我們居室相鄰的房間,請岳母住下。有時她從隔壁的房間過來一起吃飯,我們也去她的房間看看,這樣的生活讓人感覺很安心。

然而,結婚3年多,我們一直沒有孩子。就在我們差不多快要接受沒有孩子的人生時,孩子降臨了。緊接著第二年,我們又生了一個。考慮到孩子上幼兒園和小學,還有之後升學的事情,我們決定住到立川附近去。

1987年,新家落成,我們搬了過去。我們是在地價最貴的時候買的地,高輪的公寓還留下了一些房貸。雖然轉賣後的收益全部充作購買新家與土地的首付款,但房貸總額增加了,而且還貸時間長達35年。至今我們還在還房貸。

積累幸福的小事
作為演員,我職業生涯中的三分之二都是艱難的,有時沒戲可拍。但無論媒體如何糾纏不休,說我閑在家裡沒工作,妻子都毫不動搖,從來不說泄氣話。

忘記哪次接受採訪時,我說:「我們夫妻至今連一次架都沒吵過。」很多記者都不相信,問我為什麼。被問的次數多了,我得出的結論就是—相性!「相性」有兩種含義:一是彼此性格合得來:二是彼此性格互相吸引,做什麼事都很容易產生共鳴。

日常生活都是小事的積累,幸福也是如此。結婚每10年,我都會送妻子一個禮物。

第一個10周年,我們奢侈地買了對情侶表,第二個10周年,我們重新訂做了結婚戒指,後來每10年,我們都購買一對新的戒指。

每天晚飯時,我們通常都要喝酒。吃飯時閑聊些沒要緊的話,電視也一直開著,不知不覺中,晚飯就吃了一兩個小時。這樣的晚飯,是我們婚後一直未變的習慣。如果因為工作突然延時而不能回家吃飯,我會發簡訊告訴妻子。回不回家吃飯,這對做飯和等你回家吃飯的人來說,是非常重要的事。

妻子在廚房忙著,我的手邊沒什麼事,於是就想到她身邊看看,幫忙擺擺餐桌、端端餐盤。兩個孩子從幼兒園到高中,都要帶便當上學。妻子每天早上5點半起床,有將近15年時間,她一直堅持為孩子們做便當。

在一份名為「最理想的名人夫妻」的調查中,我和妻子連續幾年都登上榜首。回首往事,我的人生非常幸福,因為我和「相性」的人在一起。新的一年,我們夫妻會一如既往,繼續每年對彼此說:「謝謝。今後也請多關照!」